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寻找自己内心的声音

  我们所处的世界充满了繁复的声浪,有自然的风声、雨声、雷鸣声,有动物的声音、器乐的声音、人类的声音……所有这些声音,或贪狂,或平和,或舒缓,或激荡……就成长时期的人类群体来说,寻找来自内心的声音、找到独特的个性尤为重要。可以说,没有个性的迷茫的内心,是绝对没有创造力可言的。

199.jpg

  1959年,威尔顿预备学院以凝重的教育风格受到当时人们的尊崇。在那里,“传统、荣誉、纪律、优秀”成为学生以及家长们心目中的精神图腾。

  然而,在新来的教师基廷那里,一切却在发生着实质性的改变。

  第一堂课,基廷哼着《扬基进行曲》信步走进教室,环顾一圈后走了出去。“来吧!”基廷向迷感不解的学生们招呼道,学生们随即离开课桌随他来到大厅中。

  “船长,我的船长!”基廷以惠特曼的诗句开始了他的第一堂课,“如果大胆的话,你们可以叫我船长。我也上过地狱学校并且生存了下来。”

  一番话使气氛顿时活跃起来。基廷让学生们细看大厅中陈列着的已故校友的照片,虽然他们对这些照片早已司空见惯,但要说为此而思考什么,这还是头一回。照片上的那些男孩子们也曾经意气风发、雄心勃勃,然而无情的自然法则使他们早已化作了尘土。

  “我们都是凡人。总有一天,这个房间里的人都会停止呼吸,傾冷,死亡,所以要抓紧时间让生命超越凡俗。”就这样,基廷a得了学生们的好感。

  真正让学生们心悦诚服、产生心灵震撼的是基廷的诗歌鉴赏课。基廷让尼尔朗读教科书上一篇如何鉴赏诗的导论。文章作者普利查博士用构建数学模型的方式对诗歌进行了“科学分析”。

  “这是狗屁!”基廷语惊四座,让学生将导论统统撕掉,“撕吧!这是一场战争,它关系到你们的心智和灵魂,你们要学习独立思考。”在基廷的鼓励声中,内向、胆小的托德也将那篇“狗屁”扔进了废纸篓。接着,基廷满怀真情地告诉大家,读诗并不是为了技巧,而是因为对人类充满了热情,所以每个人都要为生命贡献一首新歌。

  课堂上,尽管基廷告诉大家夜生活中任何普通的事物,诸如一只猫、一朵花、一滴雨都可能给人以灵感,但当他叫托德朗诵自己的诗作时,托德却令人失望地回答自己没有写出好诗。托德认为他内心的一切都是无价值和难堪的。

  基廷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“Yawn”,将托德叫上讲台,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发出“Yawn”的声音。

  “Yawn,Yawn……”托德腼腆地嘟哝着。

  “发出原始的咆哮!”基廷似乎发怒了。托德终于被逼急了:“Yawn!,,

  一声怒吼使基廷兴奋不已:“你的内心有原始的成分。”基廷又让托德望着墙上挂着的诗人的画像。

  “你看见了什么?凭直觉!”

  “一个疯子,狂野的疯子!”托德有些胡言乱语了,然而这正是内心最原始最真实的声音。基廷突然捂住托德的眼睛,任其延续自由的想象。

  托德继续说:“我看见一个令人切齿的疯子,他说真理像使双脚发冷的毡子,只能盖住我们的脸……”同学们都怔住了,就在这一天,包括托德在内的所有人都发现了另一个托德,一个会写诗歌的托德。

  基廷授课时总能给同学们带来意外,一次他竟然站到讲桌上:“知道我为什么站上来吗?我是提醒自己,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。读诗的时候,不要只想到作者的见解,还要有自己的见解,要寻找自己的声音,要突破!”随着基廷的话音,学生们一个接着一个爬上讲台。

  基廷用一个简单的身体动作阐述了理性的常识。对基廷而言,站上讲台只是向上跨出的一小步,而对学生而言,却是精神上迈出的一大步。他们馓得了接受对称信息,馑得了从不同角度看待事物的必要性。

  基廷甚至将语文课放在操场上进行。他让学生们在他面前排队行走,从走路的姿势分析学生的个性和心态,指出“顺从是危险的”,很自然地表达了他自己的观念。两条路在树丛中分岔,他会选择人走得少的那条,鼓励学生“坚守自己的信仰”“寻找自己的声音”。

  在他的影响下,他的学生开始出现学校难以容忍的“叛逆”行为。学生们恢复了校方反对的“死亡诗社”;尼尔不顾父亲的反对,参加了他酷爱的戏剧演出;诺克斯战胜了内心的恐惧,勇敢地向他心仪已久的克里斯表达了爱情,当伙伴们问他是否蠃得了克里斯的芳心时,他说:“我不知道,重要的是我说出来了。”

  基廷反传统的教育方法给学院带来了生气,渐渐地,更多人接受了他,开始勇敢地面对每一天,把握自己的人生。然而,不幸也在这时发生了。尼尔因执着于演员的梦想与父亲发生冲突而自杀,校方为了寻找替罪羊,将尼尔的死与基廷的教育思想关联到一起,开除了基廷。

  这是电影《死亡诗社》给我们讲述的故蓽。基廷以独有的教育方式激发学生的创造力,让学生逐渐舒展开被扭曲的个性,寻找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’寻找到自己真实的需要,让自己变成有原则的人、有内在力S的人。从现代教育理念来看,这无疑是素质教育的典范。

    一个人,只有学会了寻找自己的声音,只有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才会变得真切实在而充满人性的光亮。